首页  »  黄色笑话  »  我的初夜

我的初夜

添加:2018-08-27来源:互联网人气:加载中

我的初夜


2010年,支教实习,起初没注意她,后来她常请我们去她房子吃饭,生活不再那么枯燥。5.1那天,两朋友来访,我就盘算如何让他们玩好。她提议:“棋盘乡不错”,果断采纳。第二天13点出发,不会便到了。一条河挡住去路,河水冰冷刺骨,接我们的人没到。我和那个男生打算趟过去,背着女同志。那男生干脆利索就过去了,我自然背娟过河。她害羞的爬上我的背,挺重的。刚走没几步,就开始心猿意马,她柔软的胸垫在背上,我1的下身便起了反应,好在凉水一冲,感觉不是那么强烈了,终于过去了。

然后,接我们的人来了,免不了盛情款待。午饭后,我们一群人去爬山,娟爬不动了,我就拉着她的手。不知何故,我有点脸红。爬完山,又去河边玩,“娟”玩的很开心。她用手沾了些水,豁头发的动作让我有些冲动。晚饭后,一大群人聊天。22点,我陪娟出去打电话,她正在兴头上时,河对岸有人吓她。她一紧张,直接冲过来扑进我的怀里,我紧紧的抱住了她。

晚上,我们四人睡一间通铺屋子,我挨着娟睡。5月的天略带寒气,我却燥热难耐,一种人性的冲动在身体中酝酿,难以排遣。半夜一点,转身看见娟睡的很香,后来才知道是装的。毕竟处在如狼似虎的年纪,身边躺着一个健康男孩,能睡着就见鬼了。我越看越入迷,她短衫第一个纽扣开着,露出一些春色。我斗争许久,终于将手哆哆嗦嗦地从纽扣里伸了进去,摸到一个大胸罩,我当时就想:女人怎么可以这么假,胸小偏要带挺大的一个罩子,真是不可思议。看她没反应,我的手伸到胸罩下边一摸,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奇妙感觉,真真切切地体会了女人如丝的肌肤,虽然她平胸,但也够我受的了。摸了会,我明显感觉到乳房变大了,真的很奇妙。终于,大推开她的胸罩,尽情蹂躏起那对酥胸,不一会,她的呼吸急促起来。摸了十分钟后,我放弃抚摸。但我能感觉到她有所期待。我终于鼓足勇气,嘴唇对着她的红唇贴了上去,然后就不知道怎么办了。正在无助之际,她突然紧紧抱住我,舌头飞速牙齿,长驱直入,出于本能,两个舌头纠缠起来,当时脑中一片空白,如电光火石般。她感受到了我下身的冲动,我尽量配合吻着,觉得接吻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事。她边吻边抚摸我的背,突然,她的指甲狠掐我后背,我当时毫无感觉。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终于分开,都不敢太大声,因为旁边有人。我的初吻就这样献出去了。后来,她直接解下胸罩,我就尽情玩弄,相互深情凝视、抚摸相互身体,真得很美妙。我的手到她的肚脐后,不敢再深入,非常紧张。她可能没准备好,就没引导我继续向下。我就用手开始抚摸她的翘臀,特别舒服,这时候我浑身涨到极点,她害怕失控,轻轻阻止了我的进一步动作。我不甘心,又是一轮激吻,但理智告诉我不能乱来,吻了许久才发现被子都掉到腿上了。她很体贴地为我掖好被子,多体贴的女人啊!但经历一轮抚摸、激吻后,被子总是掉,后来就不管了。估计夜深了,我把她搂在怀里聊天,她的芊芊玉手伸如我私处,摸了摸,说:你这真不错。后来,她告诉我:要是哪晚我的手再深入一点,一切都会发生。聊了许久,欲望终于消退了,两个人都没睡好。

回来后,我们的关系逐渐突破。下班后,我们一起散步,走着走着就拐到了僻静处,彼此的眼神里充满着爱意与欲望。旁边是朵朵盛开的红柳花,我不顾一切地抱住她,亲吻,她也热烈响应着,当时就担心被人发现。亲了一会,我的阴茎涨得厉害,她动情地摸了两下,我更加难受,赶紧分开。我们走到戈壁滩时,天已黑尽,我们狂吻在一起,忘记了整个世界,我幸福并煎熬着。突然天下起大雨,我就把她搂进怀里,躲到树下,依旧忘我亲吻,我的手不知道该何去何从。第二次,我们依旧在戈壁滩约会,依旧疯狂亲吻,我终于情不自禁的说:亲爱的,我想要!她来了句:我怕你受不了。或许她不习惯野战。纠缠许久,我未遂愿。

后来,有个周末她没回家,我到她的房子,她做了丰盛的午餐,吃完后,她的眼神里充满柔情。然后我们一起躺在床上,突然间我开始抚摸她的三角区,模仿A片。摸了一会,她突然阻止了我,然后急切玉手伸进我内裤,拉出小鸡鸡,开始帮我自慰。她的手法、力度、节奏把握的很好,比我自己打飞机爽多了,不愧是熟女,我也挺享受美女为我自慰的感觉。我坚持了有近十分钟,最终在她的努力下,我射了。她调皮的说了句:哇,你射了。多可爱的女人啊!我就问她,刚才摸她感觉如何,她说:你不会,弄得我有点疼。赶忙道歉,黄片害死人。不到七点,我们上床休息了,开始折腾,亲吻抚摸,直到9点。我再次提出性交的要求,她来了句:去抽屉里找一下套套。我突然没了兴致,因为自己是处男,对那东西排斥。她感觉到了我的情绪变化,局面陷入僵持。我的手把她整个身体抚摸了一遍,最后集中到了阴部,隔着睡衣摸。我摸了一会,可能不得法,她就主动拉着我的手指引导我摸,熟女就这点好,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不想小姑娘一样扭扭捏捏。我按照她的引导抚摸,感觉特别兴奋,只有我偏差时,她就纠正我,后来才知道她在引导我摸阴蒂。抚摸三分钟左右,她的眼神越来越迷离,下身不住的扭动,还发出轻轻的呻吟,虽然声音小,但绝对有杀伤力。伴随着她越来越重的喘息声,我不断加快手的频率,终于感受到她一阵颤抖,似乎有什么东西喷出来了,整个阴部好像更突起了,应该是高潮了,跟我平时自慰高潮的反应差不多,她的脸上布满红晕,非常迷人。完事后,我就搂着她,特别有成就感。10分钟后,又来一遍,跟原先一样。当我还想第三次的时候,她拒绝了。搂着她,一夜安眠。

5月30号,她突然说要离开,我就送她。坐在车上,我感觉像私奔,她温柔地靠着我的肩膀,俨然一对情侣。到火车站后,因为是第二天中午的火车,找了1个住的地方。吃了个饭、上了个网,大约十一点半,回到住处。房子里有四张大床,洗漱完后,我莫名其妙的紧张,用笔记本玩了会玩《植物大战僵尸》。她显得有点急迫,脱掉外衣,躺在了床上,半遮着身体,含情脉脉地看着我。看我没反应,她说:我先睡了!我赶紧关闭电脑,扑上床,搂住她,不知何故,我越来越紧张。她轻轻抚摸着我的背,我有点放松了,开始亲吻,舌头的交织令人眩晕,觉得不过瘾,就顺着嘴唇亲了下去,不过她拒绝亲吻脖子,那就省了。第一次主动解她的胸罩,可是死活解不下来,还是她自己解的。我就使劲亲她的乳房,不同角度,不同力度,男人对乳房的兴趣看来是天生的。我也忘了亲了多久,反正很舒服。随着对乳房的进攻,她慢慢发出喘息声,时重时轻,身体左右扭动,估计是想性交了。可当时自己笨,不知道。从乳房攻到她的扁平小腹部,皮肤真光滑,看着人感觉眩晕,我自己也情迷意乱了。看她越来越“痛苦”,我竟不知道怎么办。两分钟后,她再也撑不住了,嘴里喃喃地说道:我想要!我也响应:我也是。完全丧失理智了,揭开被子,准备脱她的内裤时,吓我一跳,内裤已经完全湿透,我看着很震撼,原来这就是书中描写的洪水泛滥。我的阴茎在这种视觉刺激下更加坚硬,迅速脱掉她的红色内裤,就爬了上去。但不知道怎么办,就用阴茎在她的洞口磨来磨去,死活进不去,她也快受不了了,我浑身觉得快爆炸了。我就低声吼道:“娟娟,帮帮我,我想要!快!”她听到我的哀求后,再不犹豫了,用手把我铁棍般的粗棒子向下扶了点,两个指头轻轻夹住根部,稍微一使劲,便插进去了,她的阴道很紧凑,因为没生育过,我有一种强烈压迫感。我当时真的很激动,感觉很幸福,自己第一次进入了女人的身体。插入后,阴茎有种温热的感觉,被水包围着,肉裹着,那种感觉妙不可言,浑身感觉非常轻松,那种感觉特别像从母亲阴道出来的压迫,其实,做爱对男人而言是一种母性的回归,好像又回到了母亲温暖的身体。接下来,不用人教,便使劲全力抽插起来,标准的活塞运动,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弥漫全身。她也随着我的抽插呻吟起来,下体不断扭动,慢慢脸上出现朵朵红霞,乳头更加坚挺,颜色也红了。毕竟第一次,抽动了十几下,感觉自己意识慢慢模糊起来,一股热流从四面八方涌向中心,知道自己快射了,不想那么快结束,就忍不住叫起来:“要射了,要射了…啊!”。就在快射的前一秒,她突然将我推向一旁,实在令人猝不及防,倒下后小弟弟顿时软了。我有点生气,然后表情很复杂,就像所有处男的表情。我就质问她:为什么那样做?她忙说:对不起,我怕怀孕。我就再没说啥。然后她安慰我说:“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你是处男,你比我老公强多了,他包皮长,做爱时不舒服”。我也没怪她,毕竟是第一次,尝到了妙处,就容易发动。稍微歇会,我开玩笑:“你吓着它了,你要补偿我”。她笑着亲我一口,用手摸了几下我的阴茎,又一柱擎天了。第二次,跟第一次是一样的步骤,还是人家帮忙弄进去的,进去后,又使劲冲刺,时间比上次稍长了点。快射之前,我主动拔了出来,听见她倒抽一口凉气,射了一床单,当时就不知道那叫体外射精。再看她时,脸上的红晕煞是漂亮,乳头上的乳晕也令我着迷,受过滋润的女人就是漂亮,书上的描写我信了。然后,我们惬意地望着对方,感觉真的很好。我现在弄不懂她到底是不是高潮了,按理说,处男很难让熟女高潮,但我们是有感情的。当我想来第三次时,她莫名其妙的发脾气了:“让我好好休息吧!”我当时觉得挺委屈的,就背过身,自慰了一遍,才感觉过瘾了。然后,搂着她,安静的睡着了,有个女人搂着就是舒服,那夜我睡得很好。

第二天刚醒,她用迷离的眼神望着我,温柔的说了句:“亲爱的,我们做爱吧!”我受不了这诱惑,两人滚做一团,她也幸福的笑着,时不时发出各种诱人的声音。前戏完了,两人气喘吁吁,我激动的想插进去,还是不会。就求她帮我,她很乐意,进去后,我害怕自己射了,就一动不动,想先适应下阴道里的环境。她很着急,发出低吼:“你动啊,快动啊!”我说:“先适应一下环境。”结果没到一分钟,一种强烈的射精欲望产生了,坚持了几秒,就射到了体外,只是没有多少精液。总之,这次没弄好。

后来,她说我的动作很温柔,她那天高潮了,我不知道是真是假,但自己确实温柔,因为不会嘛!还有,我终究没学会自己怎么插入,她应该教会我如何插入,如何享受性爱,她一定是我最好的性爱启蒙老师。

好想和我的娟再爱一场,不知道有没有机会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