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性爱技巧  »  他们仍未听说过那个女孩的名字

他们仍未听说过那个女孩的名字

添加:2018-10-31来源:互联网人气:加载中

他们仍未听说过那个女孩的名字


说到青春,总会给人一种浮躁的感觉,而在这浮躁的感觉的支配下,被荷尔蒙充斥了整个大脑的年轻人们,往往会做出很多事后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汪洋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在不知名的大学里读着无聊的专业,即便升到大三的他已经渐渐习惯了这无聊的生活,但他骨子里那充满着浮躁和焦虑的性格却还让他始终有种不甘心的感觉。

不甘心就这样挥霍时间,不甘心就这样浪费人生,更不甘心直到毕业都还是一个处男。

可偏偏他所在的学校是充斥着工科男的理工类学校,他所学的专业更是一个女生都没有的“和尚”专业。

即便是放眼全校,仅仅是每天上学路上能够见到的女生也屈指可数,更不要提能够看得入眼又是单身的女生了。

但是却也并不是没有用于发泄的法子,在这种充斥着浮躁气息的生活里,性欲总是有着需要释放的途径,即便是学校本身也不愿意过于压抑他们,以免酿成不必要的悲剧。

因此汪洋所在的男生寝室楼其实是不禁止女性进出的。

性欲高涨又无处发泄的男生们便会攒下一个两个星期的生活费,去校外的按摩店寻找一夜的刺激,而若是肯多出一倍的价格,那些眼里面都是钱的按摩女便会送货上门,若是肯多出几倍的价钱,她们甚至肯接受和整个寝室的所有男生来一次难忘的群P。

曾几何时,汪洋的寝室也做过这样的事情,那还是他们刚刚进入大一下学期的事情,室友们商量好了决定在同一天告别处男,因此集体攒了半个月的生活费,让年龄最小的张松去按摩店叫了上门服务。只可惜那天汪洋不凑巧地在回寝室的路上扭伤了脚踝,被好心的同学送到了医院。等到他处置完了伤口一瘸一拐地回到寝室的时候,室友们早就已经鸣金收兵了。

当他推门而入的时候只看见一群累倒在地的室友,还有一个袒露着硕大乳房正在穿着粉色丝袜的女人。

被脚部的疼痛和心中的郁闷充斥着大脑的汪洋拒绝了大胸妹的再战一次的调戏,一瘸一拐地穿过一片狼藉的寝室,躺在了自己的床上。而大胸妹则讪讪地把钱塞进内裤,胸罩都不穿便套上了一件近乎透明的纱裙,随即离开了寝室。

于是寝室走廊里传来一阵激动的狼叫。

汪洋的悔恨没有持续多久就变成了庆幸,同寝室的室友们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接连遭受了下体骚痒的困扰,同样中招的还有那天大胸妹离开后又花钱找了她的一个寝室。

等到寝室的老幺张松想到要找那个大胸妹问个究竟的时候,才发现他去的那家按摩店已经人走楼空了,甚至连老板都已经不见了踪影,更不要提一个根本不知道名字只知道胸部和阴户模样的女人了。

纸终究还是包不住火的,他们染病的消息还是被传开了,一时间不但他们自己深深地陷入了未知的恐惧中,连带着整个寝室楼都没有人再敢去招惹那些人型炸弹一样的按摩女了。

这件事很快便有了结果,染病的学生们统统停学,而当时去负责找按摩女的张松更是在悔恨和恐惧中选择了退学回家。

唯一幸免于难的汪洋简直不知道自己是该庆幸还是应该不幸,虽然逃过了染病也逃过了处分,但是背地里的人缘却也离他而去。

被编入了新寝室的他不但被人视为倒霉鬼丧门星,甚至还有好事人猜测是他因为和室友的矛盾,所以指使张松找了染病的女人害了大家。

直到事情过去了两年之后,大家才渐渐成熟起来,告别了当初的偏见。可逝去的时间早已经无法挽回,和所有人都有了隔阂的汪洋在这两年时间里早已经习惯了独行,也习惯了独自一人带来的空虚和无聊。

也或许是因为在学校里面的这种无聊生活,汪洋在网上和高中时候的一个学了护理的女同学唐兰打得火热,一来二去两人像是干柴烈火一般便凑到了一起。

可惜的是汪洋和唐兰上学的地方相隔实在太远,只有每年寒暑假两人才能回到一个地方以解相思之苦。

被那个大胸妹吓破了胆的汪洋直到大三的寒假才敢下手推倒了唐兰。

那天他们两个人房也开了,衣服也脱了,直到汪洋遏制不住地扒掉了她的内裤,才发现一缕猩红顺着她的大腿根流了下来。

正巧这天唐兰来了大姨妈。

等到汪洋手忙脚乱地帮唐兰擦干净了血迹,彼时盎然的性趣早已经被浇灭成了一滩灰。

好在唐兰善解人意地察觉到了汪洋失落,卖力地开始给汪洋口交起来。被重新挑起了兴致的汪洋也毫不留情地玩弄起唐兰小巧的乳房,直到她吃痛地呻吟起来,才心满意足地在唐兰的小嘴里喷射出来,而唐兰也很配合地把口中的精液咽了下去。

这是汪洋自我感觉中里告别处男最近的一次体验了。在那天之后唐兰便和他分了手,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还以为是自己做错了什么,直到他不停地逼问之后,唐兰才对他吐露,原来她早就已经在学校找了新的男朋友,这次答应和他开房只是相当于打个分手炮,不巧的是这天刚巧来了大姨妈,所以才用了特殊的方法满足了他而已。

知道了真相的汪洋自然没有纠缠下去的心情,唯一有所变化的只是新学期的他变得更无聊了而已。

短暂而简略地回忆了一遍过去的日子里这些乱七八糟的经历,汪洋懒散地伸了一个懒腰,再次拒绝了已经解开了误会的室友约他一起玩群P的邀请,揣上一盒烟离开了寝室。

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两年了,不甘寂寞的男生们自然不可能被一件意外事件吓得变成恪守清规戒律的苦行僧,再几个胆大的男生开了先例之后,一度被所有人排斥的上门服务变得再次活跃了起来。

汪洋的室友们自然不像他那样对这件事避之不及,刚刚凑了钱的他们决定来一次狂欢,碍于面子他们还是邀请了之前一直被他们排挤的汪洋,可他心里那种阴影却不是简单的解开误解就能解除的,自然也只能拒绝了他们的好意。

想来这对所有人都好,毕竟多了一个并没有熟到一起嫖娼的人,多少还是会让人感到拘谨吧,那样的话多多少少还是会影响到所有人的性趣的。

即便没有那种阴影,汪洋也还是会选择拒绝的吧。

走廊里面充斥的是响亮的呻吟声。

“啊……啊……用力干我!我要……我要大鸡鸡!”

那是隔壁寝室干的好事,他们不但叫了上门的群P服务,而且还大敞着门,让所有人都能听见那女人被干的浪叫,而且还让所有路过的人都能一饱眼福。

“啊……啊……用力……用力……唔……唔……”

女人的浪叫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嘴中被塞入了异物而发出的呻吟,用膝盖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群重口味的家伙。”

汪洋暗自腹议着他们,却还是走到门前打了个招呼。

“玩的这么奔放啊……”

“哟!是汪洋啊。”

说话的是隔壁寝室的老大孙杨,他正狠狠地把胯下的阴茎塞在女人的嘴里抽插,随着他的抽插,跪在床上的女人回应以“吚吚呜呜”的呻吟。

“一起来干啊?”

招呼他的是隔壁寝室的老二姜胜,他此时正同样跪在床上,用阴茎狠狠地撞击着女人高高翘起的臀部,而那对不小的乳房则随着他的撞击如波浪一般颤动着。

“唔……唔……”

听了姜胜的话,女人飞快地吐出了孙杨的阴茎,接了一句话。

“再加人可是要收费的。”

周围正准备要加入战斗的男生们都被她这一句话逗乐了,孙杨更是笑着抓起了女人的头发,将阴茎狠狠地甩在她的脸上,边甩边笑着说:“加钱是自然,不过我还没说话你就敢吐出来,是不是要扣钱啊?”

“不要……哥哥行行好……可怜可怜我吧……被这么多人干会死的……”

“被人干会死?我看没人干的话你才会死吧!哈哈!”

姜胜也凑热闹调笑着加快了撞击的频率。

“喔……哦……要死了……要被插死了……唔……唔……呕……”

趁着女人张大了口,孙杨狠狠地将阴茎整根送入了女人的嘴里,等到女人反应过来这次不是简单的抽插,而是打算深喉的时候,孙杨的龟头已经狠狠地撞在了女人的咽喉,毫无准备的女人当即剧烈地呕吐起来,而男生们则继续报以哈哈大笑。

汪洋摇了摇头,没再打断来了兴致的这群人,自己默默地走出了寝室楼。

收发室负责看寝室的刘老头依旧眯着他那双色狼眼,打量着偶尔出入寝室楼的身着暴露的按摩女。每次看到他汪洋都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因此从来不像其他人那样偶尔会和老头开开玩笑,可这次刘老头却意外地对他开了口。

“汪洋啊……怎么不和那群小崽子一起玩啊?”

“啊?哦……那个……不是太放得开……”

汪洋有些局促地回答着。

“年轻人有什么放不开的,八成是背着他们找了更好的吧!哈哈哈哈!去吧去吧!”

刘老头笑起来的时候脸上满是皱纹,那双原本就只有黄豆大的色狼眼更是看都看不见了,汪洋有些讪讪地点了点头,逃命一样地跑了出去。

“这老家伙!”

汪洋点了一支烟,暗骂了几句这怪异的老头,漫无目的地开始随便溜达了起来。

慢慢地,他像是下意识一般穿过了半个校园,绕过了半个体育馆,直到太阳落了山,他也鬼使神差一般地来到了一直以来都鲜有人烟的体院馆后门的小树林。

他隐隐约约能看到小树林深处似乎有人影在晃动。

当然不会是什么鬼怪,这种地方本来就是校园情侣的野战圣地,如果是往常的汪洋自然是会啐一口“晦气”,然后扭头便走。

但是今天的他却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似乎是因为最近经历了太多的不顺,让他心中有种莫名的情绪在躁动。

他缓缓地伏下身子,按灭了烟头,缓缓地接近着那边的身影。

他打算狠狠地吓一吓这对敢在小树林里打野战的家伙,就算是不能把他吓个阳痿,也要给他们留下一个终身难忘的回忆。

越是接近,汪洋的呼吸越是急促,他潜意识里把那边的人当成了唐兰和她那个男朋友,一种报复的感觉正在他的心中萌发,他把头伏的更低,脚步也更加轻盈,缓缓地靠近,耳边似乎已经能够听到女生的低声呢喃。

这让他感觉心跳在加快,他脑中已经浮现出一男一女光着身子被他撞破的尴尬场景,于是他猛地站起身来,冲了出去。

预料之中的野战场景并没有出现,吃了一惊的反而是汪洋自己。

眼前只有一个少女,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少女,一个有着姣好身姿和俏丽面容的黑发少女,一个外型上完全是汪洋心中最完美的模样的少女,此时正带着好奇的眼神注视着他。

“那个……误会……”

汪洋有些慌慌张张地避开了少女的视线,心中正深深地责怪着自己的莽撞,如果闯出来之前他能抬头看一眼而不是沉浸在自己的意淫里,那他也就不会做出这种只能让自己尴尬的举动了。

“你在躲什么?”

少女的声音十分清脆悦耳,如此近的距离之下,汪洋甚至能感受到少女吐字时呼出的气流吹在自己脸上的美妙触感,那是比最柔软的春风拂过脸颊时还要舒适的感觉。

“我……我……没有……”

在与少女如此近距离所带来的压迫感下,汪洋甚至组织不起来完整的句子,只能含糊地回答着。

“别紧张,你是汪洋吧?我在这里就是为了等你的。”

“啊?”

已经不能用惊喜来形容了,对于汪洋来说这样的话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一样,一直以来都不受欢迎的他别说这样漂亮的女生,就连那些简直就是男人婆的女生也不认识几个,除了偶尔的短信通知,他在学校里几乎就是和女生绝缘的。而此时居然有一个美若天仙的少女在这种小树林里对他说正在等他,简直让他的大脑有些短路。

“没错啊,就是在等你。”

少女伸出一根柔若无骨的手指抵在他的嘴唇上,制止了他的继续询问。而被少女身上的香气所环绕的汪洋则深深地沉浸在其中不能自拔了起来,他既没有表示怀疑,也没有伸手抵抗。他的整个脑子都被桃色的幻想所充斥着,一脸期待地望着少女的脸。

如果现在汪洋能够有一面镜子,他一定能看清楚在镜子里的自己的脸--那是一样完全陌生的脸,不要说一脸痴呆的表情,就连长相都有些与汪洋不同。

“咯咯……”

少女浅笑着扑进了他的怀里,这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蛊惑而失去了理智的大脑彻底陷入了疯狂,他像是饿狼一样狠狠地扑倒了少女,开始撕扯起她单薄的衣服,少女似乎有些抗拒,但是在汪洋像是失去意识了一样的兽性之下并没有持续多久。他很快便扯烂了少女的连衣裙,将少女挺拔而又柔软的乳房暴露在空气之中。

她那粉红色的乳头和牛奶一样白的皮肤更加激起了汪洋的兽欲,但是他很快却改变了粗暴的进攻方式,开始像一条狗一样舔舐起了少女的身体。这种行为似乎是戳中了少女的敏感点,让她不由得弓起了腰,嘴里也发出若有若无的呻吟声。

“嗯……”

呻吟声更是助长了汪洋的性欲,此时的他早已经忘了自己是谁,也忘了唐兰或是那件堪称是心理阴影一样的事情,他像是被施了魔法一般,连双眼都变得猩红了起来。

而少女的脸上则依然挂着若有若无的浅笑,伸出双臂紧紧抱着汪洋的头颅,毫不在意自己裸露在外的身体正被对方肆意侵犯的事实。

“嗷……”

汪洋发出一声畅快的嚎叫,仿佛在发泄压抑在心中的不快。紧接着他一把扯开了少女白色的内裤,将她的整个娇躯都暴露在了夜色中。

少女的下体十分光滑,没有一根毛发,但是汪洋却丝毫没有想要停下来欣赏的意思,他粗暴地分开了少女的双腿,又急躁地褪下了自己的裤子,不等少女反应过来,已经涨大了多时的阴茎便刺入了少女的下体。

尽管从来都没有任何性经验,但是遵从着本能兽欲的汪洋却并没有一丝迟疑,更没有一点偏移。下体突如其来的胀大感让少女发出了“嗯”的一声呻吟,也让她的手指紧紧地箍进了汪洋后背的肉中,只不过沉浸在快感中的他丝毫没有在意这微不足道的痛苦。

即便他此时足够清醒,他的全部注意力也都被阴茎上传来的紧缩感所吸引了,少女的身体虽然十分柔软,但却蕴含着不容小觑的力量,汪洋的双手紧紧抓着她的乳房,想要将她按在地上,以自己的节奏掌握抽插的频率,但是却以失败告终了,少女的腰劲比他这个经常锻炼和打球的人还要大,虽然享受的是他,但是掌握节奏的却是他身下的少女。

伴随着少女的腰部一阵阵剧烈的晃动,未经人事的汪洋很快便彻底地宣告缴枪,不同于他自己打手枪的时候,这次的射精过程变得十分漫长,长到汪洋的潜意识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要把肾都射出去了的时候才停止。

汪洋的精力似乎随着“精力”的失去而完全丧失了,很快便陷入了真正的无意识状态,而少女则缓缓站起身来,肆无忌惮地把她坚挺的乳房和光洁的躯体暴露在空气中。

直到第二天清晨,汪洋才顶着两个黑眼圈醒了过来。昨夜发生的一切似乎还残留在他的意识中,让他有些分不清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直到他看清了身边被撕烂了的连衣裙和内裤,以及自己凌乱的衣衫和断掉的腰带--那是昨天被他自己撕裂的--才有些恍惚地确认那些事情似乎是真正发生过的。

唯一值得怀疑的是,那名少女就这样不见踪影了,她的衣服和内裤都留在原地,难道就全裸着走了?

汪洋不得而知,他现在想要做的只有赶紧回到寝室里。其余的事情都等到睡一觉醒来再说。

提着腰带的汪洋回到寝室的时候正巧赶上寝室楼开门的时候,伴随着寝室大门的打开,两个把半边乳房都露在外面的按摩女率先调笑着走出了大门--显然她们昨天晚上经历了疯狂的一夜,而且得到了不菲的回报。

心情不错的两个女人看见了正提着腰带一脸疲惫而拘谨的汪洋,不由得计上心头,她们一个人轻轻地拉下了肩带,让一整个乳房都暴露在他的眼前,另一个人则趁着他分神的瞬间拉下了他的腰带。

于是两条毛腿和耷拉着的阴茎就这么暴露在了两个女人眼前--经过昨夜的激战,他的内裤也被自己扯烂了,只能扔在了原地,否则破烂的内裤只能让他此时感到更加尴尬。

被眼前汪洋的窘迫模样逗得大笑的女人毫不在意自己的两个乳房都已经暴露在了别人眼前,就连刘老头那色眯眯的眼神都丝毫不能让她停下来,汪洋则站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裤子提也不是不提也不是,好在刘老头过来替他提上了裤子解了围--虽然汪洋认为他只是想从正面看那女人的乳房而已。

他愤愤然地提着裤子走上了楼梯,而那个女人1这才慢慢地拉上了自己的肩带。汪洋上楼前回头看了一眼那个让他出糗的女人,却意外的发现刘老头已经收起了那副色狼样,指了指自己的裤子上的后屁股兜。

一脑浆糊的他直到回到寝室才想起来伸手摸了摸屁股兜,里面是一张纸条和一个存储卡,纸条上写着一个名字,被他随意地扔在了一边,然后把存储卡塞进了手机中。

漫长的开机和等待读取画面之后,他看到了存储卡里面的东西,那是一个视频。

他抬头看了眼还在睡着的室友,从枕头下面拽出了自己的耳机,插上手机,打开了视频。

那是一个很短的视频,视频里面的人模样很模糊,但是那双色狼眼却一眼就暴露了他的真身--那似乎是年轻时候的刘老头。

“在这所学校建成之前,这里曾经是一个女子学校。在那所女子学校里面,曾经有一个很有气质很漂亮的大小姐一样的人,她无论成绩还是容貌都十分出众,唯独却没有人缘。本来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很多嫉妒她美貌和成绩的女人却合起火来,把她骗到了学校旁边的小树林里。在那里等待她的是那群女人勾搭上的一群流氓,他们侵犯了她,还把她活埋了起来1。当然,那群骗她来的女人也没有好下场,她们为了亲眼目睹她的惨状而来到了现场,却撞破了流氓们的阴谋,气急败坏的流氓们把她们也侵犯后一起活埋了。”

说道这里,年轻的刘老头停顿了一下,换了一种更低沉的语气。

“没想到的是,那群流氓在离开了以后却相继死去了,他们的死因各不相同,却都有窒息的症状,但是因为没有凶手,而不了了之了。从此之后,女子学校的校长引咎辞职,学校也在几年后破产,只留下了一个诅咒。”

“她会时不时回到那片树林,带着憎恨勾引所有闯入那里的男人,凡是和她发生了关系又知道她的名字的人,都会窒息而死。而我……则是那次活埋事件里唯一没有侵犯过她的人……”

“什么?”

汪洋被这莫名其妙的视频搞的头皮发麻,接下来他突然意识到,那张纸条上的名字……似乎就是……“不会吧?”

他的呼吸,突然开始变得急促起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