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黄色笑话  »  大胆的炮友_激情都市_激情都市,

大胆的炮友_激情都市_激情都市,

添加:2018-11-03来源:互联网人气:加载中

大胆的炮友_激情都市_激情都市,



话说那是我在KTV当店长的时候,她是常来店裡消费的妹妹(在酒店当公关的)。老实说,怎麽跟她搞上的,我到现在还不清楚,合理的解释就是——酒醉误事。不过她也满上道的,很清楚我们的关係只是「炮友」,既然彼此对那档子事有共同的偏好和共识,所以彼此也乐得平和地维持着这种关係。

话说当天,我们两个都休假,又不知道要做啥,吃过晚饭后,买了两瓶高粱和小菜,去她的租屋处(上班小姐99%都是自己租屋)……(此段略过,只是平凡的看电视、天马行空、喝酒划拳……)

时间来到大约凌晨两点,或许是因为那天气氛不错吧,彼此都有点High了,她提议玩「国王说」(一如看官们所料,两个人到最后都已经脱得一丝不挂了),没想到她不肯就此停住,还要继续玩。(靠!玩就玩,藉酒壮胆,谁怕谁啊?)

第一次我赢了,我叫她出去敲隔壁那间的房门。嘿嘿!(她是租「阿帕斗」的,每层楼大概有十几间套房)

第二次我又赢了,这次我叫她去敲走道最尽头那间的房门(两间房间大概距离15公尺)。但是第三次我输了,没想到,她竟然叫我去电梯门口站五分钟!(哇靠,虽然是凌晨两三点,该睡的都睡了,上班的也还没下班;虽然是藉酒壮胆,不过五分种耶!)

我坚持不干,没想到她竟然用激将法,外带酸熘熘夹杂生气+恐吓的口气,说一定要去(反正她就是要把我整回来)。唉!愿赌服输,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改成三十秒,我只好硬着头皮,有点不爽的去到电梯门口,罚站。(各位看官,你们可知道那三十秒……比三十年还难熬!)

三十秒到,既然站都站了,我脸上带着一丝不悦,索性用走的回去房间(电梯到她的房间,中间还有大概六间),只见她探出头还有上半身,好像一副她终于赢了那样的表情笑着。

不过,她也察觉到了我有点不高兴的表情,等我进1了房门,门都还没关,她就扑到我身上,撒娇的一边说:「不要生气啦!」然后一手勾住我的脖子,另一隻手+嘴唇+舌头+两个奶子+大腿……就这样的整个贴在我的身上磨蹭。(她奶奶的,她似乎使出浑身解数般的极尽煽情挑逗之能事,就是要我不要生气。)

喔!穴!这个时候谁还会有火?谁还生气得了?当下全世界,可能只剩下我兄弟气得青筋爆现而已。当然,她不会不顾我兄弟的,只见她慢慢往下跪着,屁股坐在脚跟上,然后……

然后她竟然用电视广告上妈妈在跟小孩子玩的那种说话口气对着我兄弟说:「抵敌啊,我跟你说喔!你要乖,不要像葛格那样不乖,这样我才会爱你。」说完冷不防就轻舔了一下(靠!虽然我还在装酷,不过我很清楚差不多快毁了),然后一连串的吹、吸、含、舔……毁了,毁了,终于毁了!

我把她拉起来,让她双手扶着牆壁,就这样从后面插了进去,她也用一声很销魂蚀骨的淫荡叫声回应我(当然没有很大声,因为门没关,半掩而已),随着我抽插的速度加快,她也直喘得「哼哼啊啊」。

这时我突然心血来潮,把门全打开,扶着她的奶子,把她转向正对着门想把她推出去。不过她双手撑住门框,不让我推出去,我索性1勐力地顶了两下,她手一软,我就顺势把她顶推到外面的走道上了。

她的双手撑着地板,屁股翘得高高的,我每顶一下她,就往前一点;我每顶一下,她就往前一点……就这样不知不觉的,竟然到了电梯外面。

这时我竟然闪过『反正我没住这裡,也没人认识我』的念头,不管了……就这样在电梯门外做了两三分钟,我把她拉起来,让她斜靠在逃生梯的扶手上(逃生梯正对着电梯),一手抬起她的腿,这样又做了一两分钟。

我把她转过来,她的双手扶在电梯的门框,正对着电梯,我叫她按电梯(哇靠!她真的按了耶),只见电梯从一楼上来了(虽然那个时间应该没人,但是心想:『你住这都敢了,我还怕个屁喔!』不过当下心裡真的七上八下的)。

电梯到了,门打开……还好没人,不过门打开得时候是一面大镜子。(老实说,当时看到镜子裡的我们,真的有给她好笑。)

我把她推进去转过来,叫她用手按住开门钮,别让电梯跑了,她都照做……这样持续大概两分钟后,不知道是她手痠了,还是爽到手软了,她竟然鬆开按住开门钮的手,门关起来了,而且还没去挡住。

我问她:「怎麽办?」没想到她竟然上气不接下气的说:「不管它了,继续干我……」(#*&%@$&*%)哇干勒!听到她这句话,一股莫名的兴奋+冲动+快感,或许还夹杂着一种动物般的原始兽性,一股脑的全涌上心头……

我扶着她的腰勐插,肉跟肉的「啪啪」拍击声应该不低于100分贝,把她的屁股都撞红了。这时突然感觉电梯停了,门随即打开……门外站着两个等电梯的女孩子。(当我看到她们的表情时,老实说,我翻骗了四书五经,远至《资治通鑑》,近至《六法全书》,乃至于《大英百科全书》,完全找不到足以形容她们的形容词。)

门打开的刹那,有一个「啊」了一声,另一个应该是不知所措的呆在那,但是两个人的表情一至,都是眼睛瞪得跟牛南佛那麽大,嘴巴张得都可以塞进五、六根假屌一样。然后随即一个低下头、手摸着额头,一个把头转了45度(两个都在偷笑),而我那个炮友应该是不好意思的低着头,依然在喘,在「哼哼、啊啊」的。(因为我都没停止抽插,只是没像刚刚那麽狂烈而已。)

就这样大家僵在那大概二十秒,那两个女孩还不时的偷看(她奶奶的,要就光明正大地看嘛!我就是认为与其惊慌失措的遮遮掩掩会更尴尬,不如放得自然一点)。我看这样也不是办法,就把她往后拉一点,意思是要让她们进来,我还顺势问说:「你们要进来吗?」其中一个这时才突然像回了魂一样的回说:「不用了,你们继续,我们等一下好了。」

我回了声:「喔!」就自己去按了关门钮和「10」(她住10楼),然后门关了,上楼……(这时我可以很清楚的听到一阵笑声。*&#%#%$)

回到10楼,原本要走回房间,但是走到一半,我又心血来潮的让她背靠在牆壁,我抬起她一隻脚,就这样站着插她……一下子之后,我叫她直接躺在地板上,用最基本的男上女下的姿势抽插了一阵子,才满满的射在她的嘴裡、脸上之后,才一起进房洗澡去。

经过这次以后,似乎她也喜欢上了这种刺激的感觉,她跟我约见面或是一起外出的时候,不管只穿件长T恤或是只披件短外套,都是没穿内衣裤,裡面光熘熘的,只要T恤一往上拉或是把外套脱掉,就是一条全裸的白带鱼。她给我的理由是:这样比较方便,心血来潮想做就做。所以我们也在很多各位看官们可能意想不到的地方做过……当然不是每次都做到最后。

曾经有次比较夸张的,她竟然就在麦当劳门口,不顾旁边人来人往,一时兴起把短外套敞得大开,还让外套从肩膀滑到手肘,然后转了一圈,大声问我说:「你觉得我的身材美吗?」当时的我被她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笑笑,赶快跑开装作不认识她,倒是我很清楚地听到旁边等红灯的阿伯鼓掌叫好说:「水喔!搁来……搁来……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