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伦文学  »  夕阳春暖-乱伦小说

夕阳春暖-乱伦小说

添加:2018-12-04来源:互联网人气:加载中

夕阳春暖-乱伦小说



  今天下午,我到旺角先施公司买件恤衫。出来的时候,在门口遇见梁太太拖着一个四、五岁大的小女孩,她告诉我那孩子就是她的女儿。小女孩听见母亲称呼我方先生,也笑着礼貌地叫我一声“方伯伯”。这是我第一次听见晚辈对我的另一种称呼吧!一向所听见的都是叫“叔叔”的。当时,我也并没有在意。祇是笑着对她点了点头。但是,回到家里试衫的时候时,对着镜子仔细地看了看自己的容貌,发觉头顶花白,额头也多了几条皱纹。从容颜上看来,的确是比以前苍老了。
  这几年来,一心专注于和几个女人共同享受着性爱的乐趣,简直忘记了自己已经即将步过壮年时期。然而现在醒觉时,我并不为岁月的流逝而伤感,反而很欣慰自己没有虚度光阴和辜负年华。上天虽然没有给予我一个完美的家庭,却赐予我与几个异性数段值得回味的奇缘,我亦该知足了吧!
  夜凉如水,由于日间偶遇梁太太,使我浮想连篇。回忆七年前,我做水手时,搬到爱乐村还没住到一年。有一天,因为台风警报的原因而折回家里。本来想给爱妻一个惊喜,却料不到是她给了我一个晴天响雷。那时是下午两点多,儿子已经上学去了。我悄悄开门进屋,映入我眼帘竟是一幅活色生香的春宫。女主角正是我太太,她一丝不挂地骑在一具赤裸的男人身体上,平时祇属我专有的肉体里,此刻正吞吐着一根陌生男子的阴茎。我木立在当场,目睹着一对赤身裸体的男女匆忙着衣狼狈逃走。而呆呆地不知所措。我简直不能接受这一现实,可是宁愿见不到的事却如戏剧般在我眼前演出。
  从此,不知她是愧于再面对我,或者是决心去追求完美的情慾,竟抛下我和十五岁大的儿子不辞而别。我念及自己因为职业的原因,实际上的确是冷落了她。所以内心上并没有对她太苛责。但是我多方打探,毕竟没有她的下落。登报纸寻访,表示不计较一切,劝她回家,也得不到一点回音。为了照顾儿子的学业,唯有辞去水手的职务。然而一时也找不到理想的职业。
  傍惶之际,想不到竟中了彩票。无意中悄悄地得到一笔可观的横财。自从我独身以来,仍然要出外做散工维持生活。在照顾儿子起居的方面,住在对面的柳太太的确帮了我不少的忙,所以我第一想到的是买一些礼物送给她。柳太太名叫婉卿,是一个不到三十岁的住家少妇,祇有一个女儿,正在读小学。
  之后,我尝试把资金投注于地产卖买,适逢香港楼价狂升,短短两年时间。我已经暗中拥有几千万的身家。我不想贪得无厌,遂停步下来,安排一些应该处理的事务。首先就谐同儿子到英国旅游,并安排他在那儿读书,然后就飞回香港。
  回来之后,不料柳先生因为工业意外而丧生了。我帮柳太太处理了丧事,同时也给了她一些金钱,作为维持眼前的急需。柳太太再三感谢,我自己就觉得不算一回事。
  从此之后,我开始大肆涉足于风月场所,无论大小架步或贵贱场所,我都以一试为快事。可惜那种直接的性交易,毕竟是比较乏味,总觉得缺少感情二字,所以当我试遍了环肥燕瘦的风尘女子之后,竟有些厌倦了,从此,在家里逗留的机会也多着了。以致造就柳太太和我发生了肉体之缘。后来,我又因为她穿针引线,而与左邻右里的张太太王丽容和陈太太郭郁珍,以及住在楼下的许太太母女也共效了鱼水之欢。
  这段艳史开始于儿子留英的第二年,放完暑假又回去那一天。我送他到机场,回来的时候,因为有些累,门也没关就倒在床上。柳太太在对面见到了,就过来我的床前问道:“方叔,你怎么啦!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呢?”
  我回答:“可能是刚才晒多了太阳,头有些晕。”
  婉卿道:“我去拿药油来给你搽一搽,可能会好一点。”
  说着就回到她家去了。过了一会儿,我听见她锁铁闸的声音,接着她又走进我屋里了,她走到我床前,把药油放在床头柜上,接着对我说道:“你搽过油,睡一觉,就会舒服了。我要到街市买菜,你需要些什么呢?我帮你买回来吧!”
  我说道:“买一些水果就行了。”
  婉卿帮我掩上门,就下楼去了。我懒洋洋地躺着没动,大约两个字时间。婉卿回来了,她先走进我的屋里。一见到我还没有搽她拿来的药油,就放下手里的东西。又把房门关好,然后走到我床头,温柔地说道:“怎么不搽药油呢?不如我来帮你搽吧!”
  我对她笑了笑,刚想推辞时,婉卿已经拿起药油,倒了少许在手里,轻轻搽在我的额头。又用她的姆指在我的太阳穴按摩着。
  像这时的情景,我在那些指压中心都不知经历多少了,可是从来没有现在婉卿为我做的时候那么兴奋。我不禁睁开眼睛望着她娇媚的圆脸。婉卿与我四目交投,有些不自然,含羞地把头低下去了。我出声问道:“婉卿,柳先生都已经过身一年了,你还那么年青,为什么不找个好的头家嫁出去呢?”
  婉卿道:“都要有人要才行啊!”
  我打趣说道:“可惜我年龄大你好多,不然就向你求婚呀!”
  婉卿笑道:“才不嫁给你哩!你那么风流,都不知玩过多少女人了。”
  我笑道:“我出去外面玩,也是出于无奈呀!”
  “唉!还是你们做男人的好!每天晚上都去风流,还叫着无奈。”婉卿叹了口气。
  “女人也一样嘛!祇不过是你比较保守呀!”我说着,一手捉住了她正按摩我头部的嫩手。婉卿受惊似的缩走她的手,问道:“你舒服点了吗?”
  我笑道:“舒服多啦!你的手势真行,你要是我老婆就好了!”
  “去你的!”婉卿佯怒捏着粉拳捶过来。我一把接着她的嫩手,握着不放,说道:“好哇!不肯嫁给我,还敢打我!”
  婉卿娇羞地说道:“嫁人的事甭提了,不过你如果喜欢我的话,我也可以像你在外面玩的那些女人一样,出卖自己呀!”
  我笑道:“婉卿你真会说笑,也好!你就开个价钱吧!”
  婉卿把头转过去说道:“还讲什么价钱呢?这一年多,如果不是你帮助我们家,我都不知怎么办?要是你对我还有兴趣,就当我报答你嘛!”
  我猛地把她拉倒在床上。她畏缩地依傍在我臂弯里,双目紧闭,浑身颤抖着,像一头待宰的羔羊。
  “婉卿,我对你家的接济原意是感激你对小儿的照顾,现在我既然能力上做得到,我就继续做下去,将来也是一样嘛!为什么要提报答呢?”我沿着她光滑的手臂,一直抚摸到她的手儿,又把她的嫩手拉向我已经硬立起来的肉棍儿。婉卿的手像触电似的缩一缩,但还是柔顺地接受了我的支配。一只颤抖着的手儿穿过我拉开了的裤链,轻轻地握住我粗硬的大阴茎。
  我吻了吻她的腮边,她出呼我意料之外地把嘴唇送过来和我对吻。我已经好久没试过这种滋味了。香港风尘中的女子多数不会向客人献吻,我也没试过主动去吻她们。现在我和婉卿舌头交卷,涎沫互输,虽未真个把阳具进入她的肉体,却已销魂蚀骨。
  我把手伸婉卿的胸部抚摸她的乳房,发觉丰满而且弹手。便进一步探入她内衣里贴肉地摸捏。婉卿放软着身体任我大肆手足之慾,奶头却被我摸得坚硬起来。平时就发现婉卿挺着一对高耸的乳房,没想到现在竟玩弄于我的掌中。婉卿娇喘着,丰满的肉体随着剧烈的心跳微微颤动着。我的手向下游移,试图探索她的私处。却被婉卿伸手过来撑拒,我问道:“为什么呢?”
  婉卿低声回答:“不要摸了,一定很湿的!”
  我觉得她的回答很有趣,又问:“可以让你手里握住的东西放入很湿的地方吗?”
  婉卿不回答,羞得连握着我阳具的手也放开了。我知道要她主动是不可能的了,就把她的裤头鬆开,婉卿微微撑拒,半推半就地被我把她的裤子脱下了。我下床脱自己的衣服,见到婉卿双目紧闭、羞容满面、衣衫不整、肉体半裸的样子,实在太诱人了。这种感受,又是我在风尘中寻欢时甚少体会过的呀!
  我匆匆扒光自己身上的衣物,想把婉卿也脱得一丝不挂,却遭到她的抵抗,她捉住我的手说道:“大白天的,不要再脱了,羞死人啦!”
  我趴到她身上赤裸的部份,说道:“你的裤子还没全部脱掉,很难弄进去哦!”
  婉卿没有回答。我用脚把她褪了一半的裤子连内裤一起蹬下去,她就自动把两条嫩白大腿分开了,我把粗硬的大阴茎抵在她小腹,故意问道:“阿卿,喜欢让我玩吗?”
  婉卿闭着双目回答:“不知道!”
  我让龟头在婉卿湿润的阴唇点触着,故意装作不得其门而入,这时婉卿脸颊泛红,看得出是很需要我插进去了,我偏偏耐着性子祇在她外面戏弄。婉卿娇喘着说道:“方叔,你真是存心要欺侮我呀!”
  我也笑道:“我下面没有长眼睛嘛!你帮我带一带呀!”
  婉卿无奈地透了一口气,伸手把我的阳具扶正她的肉洞口。我往下面一挺,已经滑进去一个龟头,婉卿把手儿缩走,我继续挺进去,“滋”的一声,一下子把粗硬的大阴茎尽根送入婉卿温软湿滑的小肉洞里去了。
  婉卿肉紧地抱住我的身体。她已经有过孩子,但我觉得她的阴道仍是紧窄的。温软的腔肉紧紧地裹着我插入她肉体里的一部份,有形容不出的快活。婉卿因为好久没有过正常的性生活了,所以高潮来得特别快。我还未开始抽送,她已经又一次春水泛滥了。我把她的上衣卷起来,让一对坚挺的奶儿露出来。我舔吮那两颗殷红的乳尖,婉卿忍不住低声呻叫起来。我俯下去,让胸部贴在她温软的乳房上,上下活动着臀部,把粗硬的大阴茎一进一出地椿捣着她那滋润的小肉洞。
  婉卿被我姦得高潮迭起,本来就已经湿润的小肉洞里,现在更是淫液浪汁横溢。我暂停下来,吻了吻她冰凉的嘴唇,望着她一对闪着泪光的双眼。婉卿透了一口气,无力地说道:“你真了得,几乎要把我弄死了呀!”
  我说道:“可是我还未完事哩!”
  “哎呀!那你还是让我歇一会儿再弄吧!可别一次把我给玩死了呀!”婉卿说着,肉紧地把小肉洞里边的大阳具夹了夹,娇羞地合起眼皮又说道:“我既然给了你,可别玩过了,就把我给扔了呀!”
  我说道:“这么说,你是喜欢我的。为什么不肯嫁给我呢?”
  婉卿睁开眼睛微笑着说道:“我们的儿女都大了,何必要再搞结婚那种麻烦的事儿呢?我们才住在对面,我既然给了你一次,以后你要我,祇要孩子不知道,我随时都可以再给你呀!”婉卿说的这里,又不好意思地闭上眼睛。
  我轻轻地吻了她长长的睫毛,说道:“卿卿,你喜欢不喜欢像现在这个样子,让我和你的身体交连在一起吗?”
  婉卿羞涩地说道:“干嘛要问人家这些羞事呢?不理你了!”
  我说道:“我要再抽送了,一会儿如果要射精,我才拔出来射在你肚皮上。”
  婉卿低声说道:“我昨天才经期来过,你可以横行霸道,尽管往里面喷吧!”
  我把肉棍儿向她的深处一挺,笑道:“我很坏吗?”
  婉卿笑道:“你不坏,不过你太强了,我祇好任你鱼肉嘛!”
  我被婉卿的床头软语说得浑身轻飘飘的,就奋起肉棒子,在她那妙处横冲直撞,这下子,不仅婉卿被玩得如痴如醉,欲仙欲死。我也以空前最兴奋的状态,龟头连续地跳动着,把大量的浆液喷入婉卿的肉体里。
  婉卿把我抱得紧紧的,小肉洞里一收一放的,像似在吸收我吐出来的液汁。我也软软的压在她柔软的肉体上。良久,我才撑起身子,望见婉卿胸前那两堆软肉,忍不住又每边吻了一下。婉卿悠悠地透了一口气,亲热地说道:“方叔,我能让你满意吗?”
  我感概的说道:“满意,非常之满意,我和你玩这一次,可以说是有生以来最兴奋的一次了!”
  婉卿说道:“骗人,我见到你以前的太太蛮漂亮的嘛!再说,你在外面玩的女人,一定也是又年轻又美丽。你一定是为了逗我开心才这么说的嘛!”
  我连忙说道:“是真的呀!虽然我试过好多年青的女孩子,甚至十七八岁的都有。但是风月场所的女人那有你这样情心款款的对待我啊!至于我太太,更不消提了。虽然现在我仍然期待着她倦鸟归巢,可是她毕竟一去不回头。”
  婉卿又好奇地问道:“你那么强劲,刚才我都被你玩得有点儿吃不消。为什么她还要背地里偷情呢?”
  我叹了口气说道:“那时候我做海员,在家的时间少,的确是冷落她了。再说那时我也不太懂做爱的情趣,相好时总是那么老套。单凭捉姦在床那一幕,我太太骑在男人身上的性交姿势,我们从来都没有采用过。我太太有时稍微主动一点,我会责她淫贱,所以也难怪她要偷偷和别的男人尽情地淫乐吧!”
  婉卿笑道:“所以我做你的情妇好了。也可以尽情的和你胡闹呀!”
  “现在我已经不像过去那样想了呀!”我抚摸着她美丽的乳房笑着说道:“不过如果你不是嫁给我,可不能约束在外面寻花问柳呀!”
  “我从来没有想到要管束你嘛!”婉卿收缩小腹,把我仍塞在她阴道里的肉棍儿夹了几下,望着我娇媚地说道:“你那么强健,我一个弱质女人都不不够你玩。不过你惹上不好的东西回来,就不好了。我不是怕自己受传染,而是怕你一有事,我岂不是一点儿依靠都没有了。”
  我脱口说道:“明天我就过一笔钱到你的户口里吧!”
  “不是说钱呀!我是指……哎呀!你真笨!”婉卿又把我的肉棍儿夹了夹。我总算明白了。便说道:“那我从今以后,岂不是要收心养性,告别江湖吗?”
  “我会任你爱怎么玩就怎么玩呀!”婉卿亲热地把我搂下去,让我的胸部压住她的乳房上。继续说道:“还有,我知道住在你我隔壁的张太太和陈太太因为打牌的缘故,俩人都欠下一些赌债。如果你肯花一点钱,相信可以玩玩她们两个1的肉体呀!”
  我笑道:“如果我真的和她们搭上,你不会吃醋吗?”
  “我有什么好吃醋呢?祇要你可以不必到外面去沾花惹草,我那里会介意你玩多几个女人呢?同时,日后如果你要得我太多,迟早会被她们发觉的。我们两家都是单边,祇要你把丽容和郁珍的嘴也堵上,就不会有閑话传出去了。”
  我肉紧地把婉卿的嘴儿一吻,说道:“你真行,想到了这两全其美的巧计,不过她们都是有老公的,我不太想影响她们的正常家庭。”
  “这点你倒可以放心,丽容的老公出九龙做,晚上九点才到家。郁珍的老公到大陆去,一个礼拜才回来一次。如果你们在我家里玩,根本没人会知道呀!”
  “钱的方面没有问题,你想怎样进行呢?”
  “你先起来让我把裤子穿上,再慢慢商量好吗?”
  于是我把软下来的阳具从婉卿的阴户里退出来,躺在她身边。婉卿扯了些纸巾捂住灌满我的精液的肉洞,然后拉上裤子。又小心为我揩抹了下体,然后拉上被单把我赤裸的身体遮盖。再和我并头躺着倾谈。
  原来婉卿準备在她家里摆一檯麻将,让丽容和郁珍过去打牌。我都过去打一份,藉此和她们熟落一点,帮她们还了赌债,然后继续发展到肉体上的关係。
  我表示完全赞成她的布局,婉卿俯下来和我甜蜜的一吻,又让我摸了一会儿乳房,就拿了刚才买来的菜回去了。
  第二天,果然在婉卿家里上演了一场“三娘教子”,打了整整一个下午。我扮了大输家,故意输给她们几千元。丽容和郁珍都高兴极了。打牌的时候,我留意两位师奶,她们的年纪都大婉卿一点,约摸三十来岁,俩人都白净净的,丽容个子高一点,身材丰满,容貌娟好。郁珍就属于小巧玲珑形,她们的儿女都和婉卿的女儿同一间学校。
  打完麻将,我先回来,后来婉卿打电话告诉我说:“我叫丽容和郁珍把赢到的钱去还赌债,以后就少去别处打了。我开玩笑地说如果输给了你,最多让你玩玩退数,她们并没有表示反对,祇是说打牌的人不该输输声的,大吉利是。你明天再来时,就不必手下留情了。祇有赢她们,才能得到她们呀!”
  这天晚上,我没有出街。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回忆昨天和婉卿欢好的一幕,心里甜思思的。想到明天可能有就新的刺激,差点儿睡不着。
  隔天上午十二点多,丽容就在婉卿的家里打电话来催我过去打牌了,还激我是不是输怕了。我心里暗自好笑,也就赶快过去了。
  开始打牌时,我因为心痒痒的,所以还是输了。我声明打到两点半钟为止,不过可以打大一点,她们也乐意地接受了。于是我打醒十二分精神应付。时间一到,点算一下结果,竟然以一赢三,赢了她们每人一千多元。婉卿故意诈形说没钱给,我笑道:“没钱给可不行,昨天我输钱时可是当场清数呀!”
  婉卿道:“昨天赢你的那些,我们早已用去了。反正你经常去玩女人,不如我们让你玩玩算数吧!”
  我笑道:“如果真是这样,我可以每人贴上一千元,不过你肯都要她们都肯呀!”
  “当然了,这种事,要做就要一起做,如果她们不肯,我都不肯呀!”婉卿斩钉截铁地说着,又对着丽容和郁珍说道:“昨天说好这样的,所以我就讲出来了,如果你们怕,我们另外想办法吧!”
  丽容说道:“我们还有什么办法好想呢?我还欠楼下陆师奶两千元哩!”
  郁珍也说道:“我也是呀!不如婉卿你拿主意呀!”
  婉卿道:“我欠人家的,昨天已经还清了,但是现在我可清不了现在这一千多块。不过方叔如果肯,不如好人做到底,替丽容和郁珍还清那些数,我们三个就依了你。”
  我笑道:“钱的方面没问题,不过你们一定要答应我不再到楼下赌呀!”
  郁珍道:“再不敢去了,不过我们怎样让方叔玩呢?”
  丽容笑道:“那还不简单,你夜里怎样让你老公玩,你就怎么样让他玩嘛!”
  郁珍道:“要让他弄进去呀!我以为祇是摸摸捏捏哩!”
  婉卿道:“一件也污,两件也是污,我们索性让他爱怎玩就怎玩啦!”
  我问道:“你们有避孕吗?”
  丽容摇了摇头说道:“我老公用袋子的。”
  我望望郁珍,她低下头小声说道:“我有吃药。”
  婉卿早知道我的心思,也说道:“我可是什么都没有呀!”
  我笑道:“那我祇好跟你们每人都玩一会儿,最后在郁珍身上出火了。”
  丽容和婉卿都望着郁珍笑了,郁珍羞得粉脸通红。
  我拿出几张金牛,每人给了两张,手上还有一张,我对郁珍说:“今天祇有你可以让我尽兴,不如多给你一点吧!”
  郁珍不肯收,但是我硬要她收下了。她们红着脸把钱收进手袋。郁珍又问道:“我们有三个人,方叔怎样应付呢?”
  我笑道:“你们点点筹码,刚才谁输得最多,就谁先来嘛!”
  婉卿笑道:“丽容输最多,我最少呀!”
  “那就丽容先,接着郁珍,然后轮到婉卿。”我接着对丽容道:“丽容,我先和你玩,你把衣服脱下来吧!”
  丽容红着脸说道:“要我当着她们的脸给你玩,不羞死才怪哩!”
  婉卿笑着说:“我和郁珍迟早也是要让他玩的,你不用害羞嘛!”
  我笑道:“不如你们都一起脱光了让我欣赏欣赏吧!”
  “财神吩咐,叫脱就脱吧!”婉卿说着,就带头把外衣脱下来,白晰的上身,祇拦着一个洁白的乳罩。又说道:“我去看看门有没有关好。”
  婉卿去拴门和放窗帘的时候,丽容也把外面的衣服脱去。身上祇剩肉色的胸围和粉红色的三角裤。郁珍比较怕羞,脱衣时显得有迟滞,终于也脱得祇留下黑色的乳罩和底裤,衬托着她一身白肉,更突出她晶莹细嫩的肉体。婉卿放好了窗帘,也走了过来。这时从窗帘布透进了一片柔和的光线,照射着三位半裸的女人,显得特别迷人。我把离我最近的婉卿拖过来,伸手就把她的奶罩拉下来,然后摸捏她羊脂白玉般的乳房。接着把她的底裤也褪下去。婉卿被我剥得精赤溜光后,也转身把我脱得一丝不挂。
  我拉过一张木头椅子坐下来,把婉卿白砂鱼似的娇躯抱入怀里,婉卿忽然抗议道:“刚才规定丽容先的嘛!”说着一拧身,就从我怀中挣脱了。接着把丽容健美的身体推到我怀里。我先把她的胸围解下来,露出一对肥美的豪乳。平时就见到丽容挺着一对涨鼓鼓的奶儿,现在终于可以玩弄于我的掌上了。于是双手一齐出动,把她的乳房又摸又捏,觉得软棉棉的,但又很弹手,不禁把头低下去吮她的奶头。丽容肉痒地缩着脖子,却没有躲避。我的手顺着她光滑的肚皮向下游移。我把她的三角裤向下拉,丽容害臊地把手扯着裤腰,半推半就地被我脱下最后的一件。我随即用指头去探索她的三角地带。
  丽容的阴户涨卜卜的,阴毛很浓密,肉缝里已经湿润了。我轻轻掏了几下,她立即软软的依入我怀里。我把丽容浑身上下都摸遍了,然后对她说道:“我先把郁珍也脱光了,回头再和你玩好不好呢?”
  丽容羞涩地用手捂住阴户离开我的怀抱。我向郁珍招了招手,郁珍含羞答答地走近我。我把她拉过来抱在怀里,先不去解除她最后的防线,却去玩摸她一对小巧玲珑的脚儿。其实平时我早就注意到郁珍这双迷人的小肉脚。不过我怎么也想不到现在可以亲手握在手里摸摸捏捏。想到这里,不禁抬头向婉卿投过去感激的一眼。这时婉卿站在丽容后面,双手搭在她的肩膊,俩人都好奇的观看着我和郁珍。
  我的手顺着郁珍浑圆的小腿和嫩白的大腿一路向上摸到小腹,郁珍畏缩着,把手儿护着要害的部位。我却迅速把手从她的裤腰插入,直抵她的巢穴。所接触到的,竟是一个光滑的馒头。我赶快把她的底裤翻下去,露出一个洁白无毛的阴户出来。丽容失声叫了一声:“哈!郁珍原来是一块白板!”
  我接嘴说道:“白板乃罕有的品种哩!”
  郁珍羞得无地自容,我把她那可爱的阴户又挖又掏,里里外外摸个够。才把她的乳罩除下来。郁珍的奶子不很巨大,比婉卿的还小了一点。配合她娇小玲珑的身材,却很相衬。而且乳尖微微向上翘起,属于竹笋型一类。
  我吻过郁珍嫣红腮边,说道:“好了,现在大家都都光脱脱的了,还是照刚才定下的,由丽容开始吧!”
  郁珍即时由我怀里溜出去,婉卿也把丽容推过来。我一把抓住她的大奶子,搂在怀里,又牵着她的手握住我粗硬的大阴茎,故意问道:“丽容,你愿意让我把这条肉棍儿插进你肉体里去吗?”
  丽容也俏皮地说道:“都把身体输给你了,还能不愿意吗?”
  “你老公平时怎样玩你呢?”我把手指插进她阴道里问:“现在你又喜欢我用什么样的姿势插进去呢?”
  丽容大方地说道:“我老公喜欢我骑在他上面弄,我喜欢躺在床沿让他举起双腿来弄,这一刻我是属于你的了,你爱怎么玩就怎么玩,不要提起我老公嘛!”
  我仍然坐着椅子上,让丽容分开两腿骑在我大腿上,问道:“你先这样套进来玩玩好不好呢?”
  丽容点了点头,红着脸把我的龟头对準她湿润的小肉洞,然后移动着身体缓缓地套进去。我觉得她阴道里暖烘烘的。俩人的阴毛混在一起,一时都分不出是谁的了。我轻轻捻弄丽容的乳头,把她逗得下面的小肉洞一鬆一紧,像鲤鱼嘴一般吮吸着我的龟头。
  玩了一会儿,我捧着她的臀部站起来,把她的身体抱到沙发上,让她的屁股搁在沙发的扶手,然后举起她的粉腿狂抽猛插。丽容双手肉紧地抓紧着沙发,嘴巴张开,娇喘连连,偶然发出一声呻叫。这时婉卿和郁珍也围过来看热闹,婉卿对郁珍说:“丽容这次开心死了!下一个就轮到你啦!”
  郁珍呆呆的望着我那条粗硬的大阴茎在丽容的草丛中出出入入,没有回答。婉卿伸手在她光脱脱的阴户上一捞,笑着说道:“方叔,郁珍看得下面都流口水了,先给她来几下吧!”
  我望望丽容,已经兴奋得眼眶都湿润了。就放下她的双腿,再扶起她软软的身体,让她靠在沙发上歇息。然后转身向着郁珍。郁珍望着我双腿间昂立着湿淋淋的大阴茎,畏缩地夹紧了双腿。婉卿拉着她的手儿交到我的手里。我把郁珍的手放到我的阴茎上,郁珍小声地说道:“你这里好大哟!不知我受得了吗?你要轻一点哦!”
  我搂着她坐到沙发上,轻轻地抚弄光洁无毛的阴户。渐渐的把手指探入她湿润的肉缝里,找到了敏感的阴核,小心地拨动着。郁珍颤动着娇躯,软棉棉的手儿紧握住我粗硬的大阴茎,我在她耳边问道:“你喜欢我怎样玩呢?”
  郁珍含羞地说:“不知道。”
  我又故意问:“你不喜欢我进入你的肉体里吗?”
  郁珍低声回答道:“不敢说不喜欢,不过有点儿害怕呀!”
  我说道:“你先像丽容刚才那样主动的套进去,等你适应了,才让我抽送好吗?”
  郁珍点了点头,听话地跨过我的大腿蹲在沙发上。我扶着粗硬的大阴茎,把龟头对準光洁可爱的肉桃缝。郁珍羞答答的望着我,慢慢的把小腹凑过来。我亲眼看见,硬梆梆的肉棍儿终于破开水蜜桃。那时的感觉是温软的腔肉,紧紧地收缩着我的龟头。丽容在旁边见了,打趣地问道:“阿珍,你老公的有没有这么大呢?”
  “没他这么长呀!”郁珍摇了摇头说,也俏皮地反问:“你老公的呢?”
  丽容认真地说:“有这么长,没这么粗。”
  婉卿“卜吃”一声,笑了出来。看来她可以忘了失去丈夫的忧伤了。
  郁珍继续套下来,终于把我的肉棍儿吞没了。婉卿在一旁问道:“阿珍,你觉得怎样呢?好玩吗?”
  郁珍喘了口气笑道:“顶心顶肺了,不过都好舒服啊!”
  丽容笑道:“下次跟老公玩,可别嫌到口不到喉呀!”
  郁珍正在享受着空前未有的充实吧!并没有驳嘴。婉卿说道:“丽容也是呀!可别说漏嘴,怪老公不够粗哦!”
  丽容把婉卿光脱脱的屁股打了一下骂道:“死婉卿,我也不是汪洋大海,我老公那条都够用的了,方叔的,我还有点儿吃不楔哩!”
  郁珍听到,笑了起来。小肉洞里也一缩一缩的,夹得我插在她肉体里的肉棍儿好舒服。我对郁珍说:“像刚才玩丽容时那样好吗?”
  郁珍笑道:“好哇!”
  于是我连阴茎都没有抽出来,捧起娇小玲珑的郁珍,架在沙发扶手上,握住一对小嫩脚,开始深入浅出地抽送起来。开始还觉得有些困难,抽送了一会儿,渐渐比较湿润了,郁珍也开始哼哼渍渍的,我便开始放胆又拔又塞。我握着郁珍一对很可爱的白嫩脚儿,已经加添几分兴奋了,眼见自己粗硬的大阴茎在她光洁的肉缝里钻出钻入,更加几钱肉紧,几乎很快就要喷浆了。
  若以我平时对付女人的记录,倒是曾经试过和三个舞女一起去酒店开房,结果三个小姐对我心服口服,她们原来以为我祇能喂饱其中一位。但是短短两小时内,她们一个接一个的被我在阴道里灌浆,而在那过程中,我并没有软下来过。其实之前我就和一个“三味”服务的小姐狂欢了一夜,而分别在她嘴里,阴道和肛门里总共连续射出三次。但是这次我祇能在郁珍的肉体里喷出,所以必须刻制自己。
  我放鬆自己的情绪,在郁珍的阴道里抽插了百多次。把她姦得花容失色。才停下来对她说道:“阿珍,我先和婉卿玩玩,回头再来你肉体里灌浆好不好呢?”
  郁珍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我保持着郁珍在沙发扶手的姿势。祇让她的双腿自然垂下来休息。然后对婉卿道:“轮到你了,阿卿!”
  婉卿笑道:“方叔,你都好有能耐哟!以一敌三,我以为不必轮到我了呀!”
  我故意大模大样地说道:“閑话少说,快点过来让我姦!”
  婉卿也说道:“让你姦就让你姦吧!有什么了不起,你想把我怎样姦呢?”
  “我要你伏在沙发上让我从后面插进去”我拉着她的手说:“不过你放心,祇是插你的阴户,不是插你的屁股!”
  “说过任你玩的,你就是想插进我的屁股,我都没得推的啦!”婉卿说完,就自动猫在沙发上,昂起肥嫩的大屁股等我去抽插。我凑过去,扶着粗硬的大阴茎拨开阴唇,向她的肉洞直挺进去。
  “哎哟!方叔,我被你一下子插到底了呀!”婉卿浪叫出声了。我一下接一下地撞击着,婉卿的阴道里早已水汁津津,我的大阳具在里面活动,就好像拉风箱一样,发出了“卜滋”“卜滋”的声响。
  丽容和郁珍都会心地笑了,丽容道:“婉卿真利害,下面都会奏音乐!”
  婉卿娇喘着说道:“不是我利害,是方叔的大家伙利害呀!不信你也像我这样给他从后面试一试。不过要等一下,现在我正被他玩出滋味哩!”
  我一边抽送,一边伸手摸她的乳房。大约抽送了一两百下,婉卿回头喘着气说道:“我支持不住了,换换姿势好吗?”
  于是我把婉卿翻转过来,架在沙发的扶手上又玩了一会儿,一直姦得她双眼翻白四肢冰凉,才放过她。我见丽容看得津津有味,就令她也伏着让我姦,结果丽容的阴道也像婉卿刚才一样,发出了“卜滋”“卜滋”的声响。
  我放过丽容,重新回到郁珍的肉体,再次把粗硬的大阴茎插入她可爱的肉桃缝。郁珍举起两条嫩白的大腿,勾住我的身体,我问她想不想试试从后面弄进去,郁珍点了点头,于是郁珍也伏着让我玩“隔山取火”的花式。我见到从后面插入郁珍光洁的小肉洞时,又是另一种有趣的现像。除了两片红润的阴唇夹住我那条粗硬的大阴茎,我见到她两瓣嫩白的屁股中间粉红的屁眼也很可爱,就用一个手指插进去。这时郁珍正在陶醉于我对她的姦淫,并没有阻止我对她肛门的袭击。
  于是我突然动了插郁珍的屁眼的念头,我从她的阴道里拔出湿淋淋的阴茎,然后对準她的屁眼挤进去,郁珍这时前面空虚,后面充实,才叫起来。但是我已经欲罢不能。郁珍的肛门里很紧窄,暖呼呼的舒服极了。我要她忍耐一下,让我在她屁眼里发泄。婉卿和丽容见到我插了郁珍的屁眼,也围过来凑热闹,她们一齐抚摸着郁珍的乳房。我抽了送二十来下,就在郁珍的肛门里喷射了。一会儿,我拔出粗硬的大阴茎,回到郁珍的阴道里继续抽送,郁珍的屁眼被挤出一滴精液。丽容扯一张纸巾为郁珍揩抹,我对她说道:“等一会儿,我还要在她阴道里再射一次。”
  婉卿关心地问道:“你行吗?”
  我笑道:“可以的,不信等一下你还可以把你的屁眼让我试试呀!”
  丽容道:“方叔是性超人,我们三个都不是他的对手啦!”
  我为了在众女面前逞能,急剧地抽送了一会儿,又在郁珍的阴道里喷出了。我拔出肉棍儿,仍然是粗粗硬硬的,婉卿在替郁珍揩抹时,我叫丽容让我插屁眼,丽容不敢不依,结果我又在她的肛门里喷了一次。其实玩了一个下午,都是在为三个女人制造兴奋,到现在才自己享一下受男人喷浆时的快感。我从丽容的屁眼里拔出来时,拉着婉卿又要插。婉卿被我插入屁眼后,劝我爱惜身体,不要再射精了。不过我一心想创一个新的记录,结果还是在她的直肠里喷出了第四次。这时已经下午五时多了,她们的孩子们也快回来了。我们才匆匆穿上衣服,我笑着问她们:“下次还敢不敢和我打牌呢?”
  丽容说道:“为什么不敢呢?赢了你有钱收,赢不了你,最多又脱光了让你玩。”
  郁珍也笑道:“是呀!连屁眼都让你插过了,还有什么可怕呢?”
  我笑道:“下次我可要睹你们用嘴服务,你们敢不敢呢?”
  婉卿道:“愿赌服输嘛!如果真的输给你,莫说为你含,就算吃你喷出来的,都要试试啦!”
  我问丽容和郁珍:“你们有没有吃过老公的精液呢?”
  郁珍摇了摇头说:“没有哇!我连屁股都祇是第一次被你闯进去哩!”
  丽容道:“我也没试过,不过我有一次月经来的时候有被老公插进屁眼里。”
  我又问:“那你们肯不肯这样赌呢?”
  丽容道:“婉卿肯,我都肯呀!”
  郁珍小声问:“是不是不这样就没得赌呢?”
  我点了点头。郁珍道:“看来我要嗽定口,準备含你的东西了。”
  大家都笑了起来,丽容说道:“我们未必赢不了他嘛!”
  丽容和郁珍先离开了。我对婉卿道:“如果我输给你,我也吃吃你的鲍鱼好吗?”
  婉卿正色道:“我可以让你吃,但是我不想看到你吃丽容和郁珍的,要是你在我面前用嘴去吻她们的阴户,我会吃醋的呀!”
  我问道:“那你为甚么又要撮合我和她们肉体的事呢?你看见我和她们玩的时候难道不会吃醋吗?”
  婉卿道:“不会的,因为我愿意见到你玩得很开心。但是吃下面就不同了。我老公已经死了一年多了,我现在完完全全属于你。丽容和郁珍除了让你玩,也要让她们的老公射精,所以我不愿意见到你吃她们的!”
  我感激地搂住她说道:“完全听你的话,什么时候让我吻吻你那鲍鱼呢?”
  婉卿道:“下次打牌的时候,你让我一个赢三个,到时丽容和郁珍还是要让你玩才可以清那些输给我的数,而你就假装不够钱,这样一来,我就可以当众让你吻,也好让她们羡慕一下嘛!你说好不好呢?”
  我连称妙计。把婉卿又摸又吻的,婉卿说:“我女儿快回来了,不要再闹了。”
  当天晚上临睡之前,婉卿和我通了电话,她说道:“明天是礼拜六了,孩子们不用上学,如果有雀局,不必太认真,给一点儿甜头她们,反正你赢了也不能玩,索性保养一下身体,礼拜一再大玩一场。”
  我说道:“那么礼拜天我岂不是没有了节目吗?”
  婉卿道:“如果你一定要,我祇好在下午那段时间让你玩,但是不能在我家里,也最好不要在你家里。给孩子们知道了就不好嘛!”
  我说道:“我带你到九龙塘见识见识好吗?”
  婉卿道:“那种地方,我可不敢去哦!”
  我想了一下就说道:“我在海翠有一个单位,原来是租给一对外籍夫妇的。半个月前,她们退租回去了。大部份家私都留下来,不如我们就把她用来做战场好了。”
  “战你个头,我早就被你征服了,你想把我战死吗?”婉卿在电话中滇道:“去那种地方,我如果应付不了你,岂不是要任你欺侮吗?”
  我笑道:“但是除了你之外,我可不想第二者知道那个地方呀!”
  婉卿说道:“那我祇好捨命陪君子了,你那么强劲,一对一地让你弄,我想起来真是怕怕哩!”
  星期六下午,雀局设在丽容家里,她家的小孩子都到同学家里去了,我去的时候,婉卿还没有过来,郁珍打电话去催,婉卿正在帮女儿看一些功课。十分钟后才能到,我就开始对两位师奶毛手毛脚,先是摸捏丽容的大乳房,丽容也伸手入我的胯下回敬。接着我腾出一手捉住郁珍就要掏弄她那光板子阴户。郁珍道:“你都还未赢,就动手动脚的。怎么可以呀!”
  我笑道:“打打招呼嘛!也不是像昨天那样真的弄进去呀!”
  郁珍嘴里虽然责怪我,却完全没有行动上的抵御,轻易地让我把手伸入底裤里挖摸光滑无毛的阴户。而且她也反手来抄我的胯间和丽容一起握着我粗硬的大阴茎,三个人玩摸着异性的性器,直到婉卿来叫门了。才放开来,开始打牌了。
  打牌的时候,郁珍坐在我对面。望着她一双刚才玩摸过我阳具的小手儿,是那么白细嫩,我不禁心痒痒的。于是我把脚向她伸过去,刚好踫到她的嫩脚丫儿。郁珍把另一只脚也移过来。俩人顾着檯底的交易,结果第一圈郁珍和我都输了。继续打的时候,郁珍把脚缩得远远的,不敢再和我肉脚接触了。我把双脚分别伸去踫触婉卿及丽容。她们都没有避开,任我用脚尖去触摸她们细嫩的脚背。却仍然全神惯住于麻雀檯上,这场竹战,我当然是输定了。散场的时候,我拉着婉卿轻薄一番,又摸奶儿,又挖阴户的。婉卿挣扎着说道:“又没有赢了我,怎么可以乱来啊!”
  丽容笑道:“方叔输钱了,你就让他抽少少水嘛!刚才你未来到的时候,我和郁珍也被他索油了呀!”
  散场的时候,我落楼下打了个圈子,顺便吃过饭才上来。看了一会儿电视,大约九点钟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原来是郁珍打来的。她在电话里说道:“方叔,我下午让你撩起一把火,现在还熄不了哩!”
  我笑道:“不要紧的,等一会儿你老公回来,帮你浇一浇,不就熄了嘛!”
  “唉!”郁珍叹了口气道:“我老公昨天被派进大陆的分厂检查机器,刚才还打过电话来说明天中午才能到家呀!”
  我知道郁珍打电话来的意思了,便说道:“阿珍,如果我现在带你到外面的酒店,你敢不敢去呢?”
  郁珍道:“现在倒是敢去,但是回来的时候太晚了呀!我儿子已经上床了,他一睡着,就要天光才醒的。等一会儿我偷偷溜过去找你好吗?”
  我说道:“你记得把家里的电话铃声关了,然后把无线电话也带过来呀!”
  “不必了,我把电话搁起来就行了嘛!”郁珍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
  大约过了三个字时间,电话又响了,还是郁珍打来的。她叫我打开门等她。我拉上窗帘,再悄悄的开了门。郁珍已经站在门口了。我赶快让她进屋。顺手把门关上了。
  郁珍红着脸地低着头,我立刻把她娇小的身体抱起来坐到沙发上。我握住她的小手儿问:“郁珍,你可以在这里玩到几点钟才回去呢?”
  郁珍回答:“最好不超过十一点,万一被外人看见,也比较不要紧。”
  我说道:“还有很多时间呀!我们一齐去沖洗一下才开始玩好吗?”
  “我已经沖洗过了,不过可以再陪你去沖洗一次。我帮你脱衣服吧!”
  郁珍说着,就摸我衬衣的钮扣,我让她脱下上衣之后,又站起来让他帮我脱裤子,当她把我的内裤褪下时,我的肉棍儿已经向她昂首而立了。我也开始帮郁珍脱衣服,她祇穿着一套细花的睡衣,我脱去她的上衣时,里面已经是真空的了。我凑过去吮吸她的奶儿,顺手探入她的裤腰。郁珍连内裤都没有穿,一下子被我摸到她那光脱脱的阴户。郁珍双手把她的裤子褪下去,我便把她抱进浴室里去了。
  我的浴室里并没有浴缸,郁珍要我站着让她帮我洗。她替我搽上肥皂泡之后,我便和她面对面搂抱着,让她的乳房摩擦着我的胸部。同时我趁机把粗硬的大阴茎塞进她的阴道里。郁珍闭上眼睛透了一口长气,好像特别陶醉的样子。
  我笑着问她:“要不要再让我插进你的屁股里呢?”
  “千万不要了,我昨天被你弄进去,现在还有些疼哩!”郁珍紧张地说道:“不过那是我把身体输给你,你喜欢那样玩,祇好依你了,今天是我自己免费送上门,你没有理由糟质我呀!”
  “我当然不会糟质你啦!祇不过是随口问问罢了,我们沖沖水,到床上再玩过痛快吧!”我边说边把粗硬的大阴茎从她光脱脱的小肉洞拔出来。郁珍特别用心帮我把阴茎洗得很乾净。我试问道:“你和老公有没有试过口交呢?”
  郁珍低着头说道:“我老公买过色情录影带和我一起看,看完了,他就要我学那个女人一样吮他的阴茎。”
  “那他有没有为你呢?”
  “没有哇!”郁珍摇了摇头说道。
  “为什么呢?”
  “不知道,有男人为女人的吗?”郁珍带着疑惑的眼神反问。
  “当然有啦!你老公可能没把那一部份给你看了,你想不想试试让我为你做呢?”
  郁珍道:“我不敢让你做,不过如果你喜欢我吮你的,我倒可以为你做呀!”
  我说道:“我喜欢让你吮,但是我也喜欢吻你的,因为你的阴户实在太可爱了,一会儿上床时,我们就玩先“69”花式。”
  “什么叫着“69”花式呢?”郁珍不解地问。
  “傻郁珍,6和9横摆在一起,就像一个女人的头在男人的腿部,而那个男人的头部也对着女人的腿部。不就是我吻你的阴户,你含我的阴茎吗?”
  郁珍道:“你们那么多名堂,我怎么晓得呢?不过我一定吮得你很舒服的,这方面我老公都很赞赏我的呀!不信我现在就让你试一试吧!”
  郁珍说着,就低头含着刚刚替我洗过的肉棍儿吮吸着。她果然有些花样,虽然没有我曾经遇过的按摩女郎文迪小姐那么到家的功夫,但也很认真和肉紧。
  我叫郁珍停下来,她帮我抹干身上的水渍,我就把她抱出浴室。我把她放到床上,拍开一对粉嫩的大腿,然后蹲下来,用嘴去亲吻她那光滑无毛的肉桃儿。郁珍痒得夹紧着双腿,但是我拨开她的大腿,继续用舌头去舔她的阴蒂。郁珍兴奋得浑身颤抖,嘴里不停地叫着:“哎哟!死了!我被你玩死了,快停下来吧!让我吃你的吧!”
  我从郁珍的双腿中间抬起头来,郁珍坐起来,喘了口气说道:“方叔,你差点儿要了我的命了呀!你躺下来,我用嘴含你的肉棍儿吧!”
  我笑着问她:“舒服不舒服呢?”
  “太舒服啦!我实在受不了呀!”郁珍兴奋得脸都红了。
  我叫郁珍躺到床的中央,然后把粗硬的大阴茎送入她的小嘴,同时也把头俯到她的腿根,继续吻她那光洁无毛的可爱小洞。
  “方叔,你不要添我那颗小肉粒,我怕我肉紧起来会咬痛你。”郁珍吐出嘴里的阴茎特别吩咐我。说完又衔入,用嘴唇吮吸着,还用舌尖舔我的龟头。我这边就用嘴唇吻她的阴唇,还将舌头尽量伸入她的阴道里。
  玩了好一会儿,郁珍又浑身颤抖了,她说道:“方叔我不行了,你先插我一阵子。等要射的时候,我再用嘴把你吸出来呀!”
  我听她的话,转过头,把粗硬的大阴茎刺入郁珍的阴道里频频抽送起来,郁珍也把两条嫩腿紧紧地勾着我的身体。我见她已经发浪了便放胆狂抽猛插。一会儿工夫,已经把她姦得淫液浪汁横溢,我用手撑起上身,眼睛望向我和郁珍接合的地方,见到我粗硬的大阳具像赶面棍一样,插在她白面团般的阴户里。这刺激感官的景像直接加速我性慾的亢进。我换了个姿势,下床站在地上,握着郁珍一对玲珑的小脚儿,把她的粉腿高高地举起来,以“老汉推车”的花式重重地捅了她几十下,就深深插入她阴道里喷射了。
  我没把阴茎拔出,仍然塞住郁珍那个注满了浆液的小肉洞。把她娇小的肉体抱进浴室里。我抽出依然坚硬的阳具,把郁珍放下来,但是她的双脚都软了。我坐在厕盆上,把她放在我的大腿上。看看郁珍那个娇嫩的阴户,白里泛红的肉缝里饱含着我刚才灌入的半透明浆液。我又一次戏弄她的奶儿,郁珍的手儿握住我粗硬的大阴茎,有气无力地说道:“方叔真棒,我被你搅得欲仙欲死了,你却还是那么坚硬。”
  我微笑望着她没有说什么。郁珍又说道:“我们洗一洗,然后我再用嘴让你玩一次吧!我要尝尝你的精液,好不好呢?”
  “当然可以啦!”我喜悦地说:“你可以让我射入我的嘴里,太感动了呀!”
  我们回到床上的时候,郁珍果然一句话不说就把我的阴茎含入嘴里又吮又舔的。我不忍心她太辛苦,就集中精神,使自己紧张起来,过一会儿,就在郁珍的小嘴里射精,郁珍一边把我射入的浆液吞食,一边继续吮吸着我的龟头。看样子她是很情愿的。我射完之后,她仍然静静把我的阴茎含在嘴里。
  我感激地说道:“阿珍,你待我真好!”
  郁珍道:“你是唯一用嘴让我兴奋的男人,所以我一定要吃你的精液的。我老公也曾经把精液射进我嘴里,我可不愿意吃下去。不过我很怕让你玩屁股,疼死了呀!”
  郁珍下床倒了一杯热水喝下去,又对我说道:“你休息吧!我要回去了。”
  我点了点头,郁珍又把我的龟头吻了一次才离开了,因为她刚刚饮过热水,小嘴儿热呼呼的,烫得我好舒服。
  第二天上十点多,我还在酣睡的时候,婉卿打电话叫醒我,问我去不去酒楼饮茶。我知道她一定是急于今天和我的幽会。事实上也难怪,她哪里有像我这么丰富多彩的性生活呀!我不敢怠慢,匆匆梳洗过,就和婉卿以及她的女儿珠珠一起下楼了。
  三个人在屋村的酒楼坐了约摸一个钟头,珠珠要到同学家去。就先离开了,我叫来伙计结帐之后,买了一些汽水,就和婉卿一起搭车到海翠花园。
  上楼之后开门一看,里面依然整齐洁净,好像有人居住一般。我对婉卿说道:“等你女儿够年龄,就把这个单位转她的名。”
  婉卿感激地说道:“一直受你这么关心照顾,真不好意思!”
  我拉着她的手说道:“我们已经情同夫妇了,还说这些做什么呢?好好享受我们的二人世界吧!你喜欢怎样玩呢?”
  婉卿道:“今天我本来就想让你好好地开心一下,你想怎么玩我都可以呀!”
  我笑道:“婉卿,你敢单独跟我来这里,不怕我欺侮你吗?”
  婉卿滇道:“你喜欢欺侮我,就欺侮个够吧!谁叫我喜欢你呢?”
  我故作声势道:“我要把你绑起来强姦!”
  “要绑你就绑,强姦你可办不到。因为我本来就愿意让你姦的呀!”婉卿俏皮地笑着说道:“今天我身体上所有能容纳你的地方都让你插进去发泄,满意吗?”
  我笑道:“好!既然这样,我要立即把你剥得一丝不挂!”
  “我自己来吧!”婉卿迅速把自己脱得精赤溜光。还淫蕩地指着自己的阴毛笑道:“这些丝总可以挂吧!”
  我还没回答,婉卿已经赤条条的靠近我,伸手就脱我的衣服。我由得她服侍,一会儿,也已经全裸了。我把她抱进浴室才放下来。郁珍连忙开花洒校水温,我就忙着玩摸她的大乳房和小肉缝,接着俩人就在浴缸里鸳鸯戏水。在暖洋洋的温水里,我不停的抚摸她的肉体,浸了一会儿,放水搽肥皂,我和婉卿在滑腻的泡泡液搂抱,我已经忍不住把粗硬的大阴茎插入她的阴道里。
  我问婉卿道:“前天我插进你的屁股里,会不会疼呢?”
  婉卿道:“当然会呀!不过你喜欢,当然让你玩啦!”
  我笑道:“现在我又想钻你的屁眼了,行吗?”
  “你不必动,让我来就你吧!”婉卿说着,就活动臀部,先让我的肉棍儿退出她的阴道,然后用手扶着对準她的臀缝。粗硬的大阴茎藉助肥皂液的润滑,很轻易地滑进婉卿紧窄的肛门里了。婉卿“哎哟!”的叫了一声,我忙问:“很痛吗?”
  婉卿道:“不是痛,而是屁股眼被你塞进去,很有趣。”
  “怎么个有趣呢?”我好奇地问道。
  “我也说不出来,不知我们女人身体上的洞眼,天生就是为了让你们插的吗?祇要不很痛,就觉得很刺激。你刚才塞进去的时候一点儿也不痛,所以就很有趣呀!”
  我又问:“那和插入前面有什么分别呢?”
  “当然还是前面好啦!”婉卿抚摸着我的胸部说道:“让你玩前面的时候,我会酥酥麻麻的,然后从阴道传遍全身,最后轻飘飘的,好舒服哇!而插后面时,就会产生一种奇妙的感觉。觉得我的身体里有多一个洞眼可以供你耍乐,其实都很有趣呀!”
  我说道:“我们沖沖水,到床上去玩个痛快吧!”
  上床后,婉卿主动要含我的阴茎,但是我要她先让我绑起来。结果婉卿乖乖地让我把她的左手和左脚向后面缚在一起,再把右手和右脚一样缚住。这时的婉卿已经完全被动了。她除了可以夹紧双腿保护自己之外,祇有被挨插的地步了。
  婉卿两腿分开,媚眼如丝,单等我去插入她的阴户,我却先不插入,祇把头埋在她两条嫩腿之间,拨开草丛,舔吻她的阴户。婉卿兴奋得大叫起来,双腿紧紧地夹住我的脑袋。我吻了一阵子,抬头问道:“婉卿,这样舒服吗?”
  婉卿喘着气说道:“太舒服了,不过我消受不了,如果不是被你缚住,我一定把你推开的。你不要再戏弄我了,我让你插进去吧!”
  我没听她的,把头埋进去又一阵狂吻猛舔,弄得婉卿呻叫不绝。才卧身于她的双腿中间,把粗硬的大阴茎一下子顶入她的阴道里。我伸手解开她的绑缚,婉卿像八爪鱼一般,用她的四肢把我紧紧抱住。我静静的让她陶醉了一会儿,就开始狂抽猛插起来。由于刚才已经有了精采的前奏,婉卿迅速兴奋到高潮,洞眼里淫液浪汁横溢,接着四肢发冷似的颤动着。我知道她差不多了,就急促地抽送几下,準备在她的肉洞里喷浆了。婉卿颤声说道:“方叔,你不要射进去,我用嘴巴让你玩吧!”我听了她的话,就翻身下马,摊直身子平躺在她身边。婉卿打起精神,翻过去趴在我身上,把刚刚从她阴道拔出来,湿淋淋肉棍儿一口含入小嘴里吮吸起来。
  我本来已经蓄势待发,被婉卿的唇舌所及,立即火山爆发了,浓热的精液喷了婉卿一嘴。
  婉卿忽然精神起来,她小心地把我喷出来的精液吞下去,又把我的龟头吮了吮,然后枕在我的大腿上,嘴里仍然吮着我尚未软下的肉棍儿。我也把她的一条大腿当枕头,刚想戏弄她的阴户,她已经用手捂住了。
  休息了一会儿,婉卿又用她的嘴吮弄我的阴茎。我觉得好舒服,就由得她继续玩。
  我笑问:“为什么要让我喷入嘴里呢?是不是怕有孩子呢?”
  婉卿把我的肉棍儿吐出来说道:“今天不怕的,我的嘴巴好不好玩呢?”
  “很好玩呀!不过为了滋润你,我想在你的阴户里射一次好不好呢?”
  “我都想啊!不过这次我先用嘴为你服务,然后再让你插进去喷出来。”婉卿说完又很用心地把我的肉棍儿含入她的小嘴里舔吮。且时而用一对俏眼望着我。
  我望着自己的阴茎在婉卿的小嘴里时出时入,觉得非常满足。我轻轻抚摸着她的头髮,顺着光滑的背脊一直摸到浑圆的屁股。我的手指在湿润的肉缝里,找到了敏感的小肉粒,微微揉了揉。一股阴水,从里面淌出来,顺着我的手臂往下流。
  婉卿把我的阴茎吮了好久,终于抬起头对我幽幽地说:“方叔,婉卿的嘴都酸了,换个洞洞儿给你开心吧!”
  说完,婉卿就跨到我身上,抬起臀部,把我粗硬的大阴茎整条吞入她的阴道里。我教她活动着屁股来套弄我的肉棍儿。婉卿做了一会儿,自己就兴奋了,一口淫水从她的洞眼里倒浇下来。她对我说了声:“方叔,底下好酥麻哟!我做不来了呀!”接着就软软地俯下来,把一对温软的乳房紧贴在我的胸前。
  这时我开始反攻了。我屁股一挺一挺的,使粗硬的大阴茎在婉卿的肉体乐冲刺着,婉卿咬紧牙关,承受着我自下而上的冲击。初时,我要她双手撑起来让我摸乳房。后来她已经被我姦得欲仙欲死,连手都撑不住了。我反而劲头十足。于是我又改变姿势,先是坐直起来,搂着婉卿玩“观音坐莲”,接着把她搁在床沿,握住小脚儿,玩“老汉推车”。婉卿的阴道里一次又一次地冒阴水,握在我手里的嫩脚儿也小有些发凉了,我担心一下子把她玩坏了。就让她平躺到大床中央,以传统的姿势压上去。抽送了一阵子,小腹紧紧抵在她的阴部。突突地把一股烫热的精液注入婉卿的肉体里。
  我停止了抽搐,婉卿的娇躯仍然微微颤动着。我让她的一条大腿盘在我身上,仍把阴茎塞住婉卿那个灌满了浆液的洞眼,侧身搂抱着她软软的肉体稍作休息。婉卿舒服地枕在我的臂弯里,媚目半闭,我知道她累极了,就说道:“卿卿,时间还早,放心睡一睡吧!五点半才走还不迟呀!”
  婉卿有气无力地说道:“方叔,我被你玩死了……”就不再出声了。
  临离开海翠的时候,婉卿仍然双腿发软,她娇庸地说:“方叔,明天的打牌的时候你可不要赢我了,你那么强劲,我可真输不起呀!”
  我笑道:“好哇!明天我要丽容一个输三个,然后我替她输给你和郁珍。这样我就可以好好地整治整治丽容,让你们看一出好戏了!”
  婉卿道:“死鬼方叔,一定要把我们玩死才高兴,你也要顾惜自己的身体才好呀!我今后全指望你给我乐子嘛!”
  “放心好了啦!”我不厌地摸捏着婉卿身体上凸出的软肉说道:“我一定经常滋润你迷人的小洞呀!”
  “去你的,以后我也像丽容她们一样,除非输钱,才让你玩呀!”
  第二天的牌局在郁珍家里打,在我的安排下,丽容果然大输特输了。而我也故意输给婉卿和郁珍。结果我替丽容付出输出的数目,而丽容就要让我玩足“三味”。我还没宽衣解带,婉卿和郁珍早已兴灾乐祸地把丽容剥得一丝不挂。丽容有点儿不自然地把手捂住毛茸茸的三角地带,含羞地问道:“方叔,你要我怎样做呢?”
  郁珍插嘴道:“先含你的大肉棒,再插她的骚穴,然后弄屁股嘛!”
  丽容回头望着郁珍道:“死郁珍,下次轮到你输的时候就知味道!”
  郁珍也笑着说道:“轮到先算吧!现在我们可有得看一个女人要挨插!”
  丽容扑过去要打郁珍,郁珍就躲到我后面,我抱住丽容光脱脱的肉体道:“我们先来玩吧!,别理她啦!”
  丽容祇好乖乖地蹲下来,把我粗硬的肉棍儿放入她的嘴里吮吸起来。丽容的口技本来就并不高超,加上婉卿和郁珍在一旁指手划脚,评头品足,吱吱喳喳说个不休,更加显得笨嘴笨舌的。我也不想太为难她,于是主动地在她嘴里抽送起来。这样一来,丽容反而和我配合地很好,她用嘴唇紧紧地含着我的阴茎,使我的龟头在她的口腔里得到紧凑的摩擦。我不想弄损她的嘴巴,玩一会儿,便在她嘴里喷出了。
  丽容吞食了我的精液之后,我就把仍然粗硬的大阴茎移到她的阴户里,丽容的阴道早已阴水泛滥了,我进入后,她的反应更加热烈,我先问她可不可以射进去。她点了点头。郁珍笑道:“原来丽容姐有备而来的!”
  丽容这时也懒得理会她了。我舞动着腰际,有时进入她的阴户,有时进入两片白屁股中间的洞眼。当进入丽容的阴道时,从她脸上那种如痴如醉的表情,我知道她也很享受。而进入后门时,她也显得从从容容,颇有胜任愉快的姿态。不过我在紧窄的屁眼里捅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回到她的阴道里喷射,因为我还没试过在她这个洞眼里发泄过。
  从此以后,我都是常常以打牌的方式,来赢取三位邻居太太的肉体。她们很情愿地向我投怀送抱,我也安于状,不再到外边的风月场所寻花问柳。本来以为可以化灿烂归平淡,想不到仍然有新鲜的事儿找上门来。
  一天,婉卿打电话给我,说楼下的有一位泰国籍的许太太,因为她丈夫烂赌,欠下“大耳窿”两万块钱的贵利。他老公已经失蹤一个礼拜了,现在债主正在逼她们母女还钱,否则就要捉她们去卖淫。
  婉卿在电话里问我能不能救救她们母女的燃眉之急。平时,婉卿本人从来不对我多加需索。她对我的提议,我也总是言听计从。这次的数目虽然不小,但是我手头上有的是钱。随即爽快地答应了。
  当天晚上,我正準备沖凉的时候,忽然有人来按门钟,我打开木门一看,是一位年约三十来岁的女人,她自称是许太太,名字叫着香萍,我开门让她进来,和她一起来的还有一位穿着白衣蓝裙的校服,十来岁的少女。我将写好的支票交给她,她感激地对我说道:“方叔,好多谢你帮忙,如果我不赶快送这笔钱去给那些人,可就不得了。这是我的女儿阿真,她留下来陪陪你,我要先走了。那些恶人在十楼的电梯口等着哩!我要赶快去把钱还给他们了。”
  香萍说完,就匆匆离开了。阿真跟上去关上门之后,就背着我开始脱自己身上的衣服。她脱下白色的上衣以后,又继续脱她的裙子。我连忙喝住她道:“阿真,你在干什么,为什么要脱衣服呢?”
  阿真回头对我说道:“方叔叔,你救了我们一家,我妈要我用处女的身体来报答你的大恩,妈吩咐我说:她离开这里后,我就要脱光衣服,让叔叔为我开苞呀!”
  说着她就要继续脱裙子。我叫她赶快停下来,同时替她披上恤衫。我说道:“阿真你先别脱衣服,我有话要问问你。”
  “什么事呢?”方叔叔,阿真天真地问我道:“是不是我不够漂亮啊!”
  “阿真你长得很美丽,不过我要问你,你今年几岁啦!”
  “十六岁,不过妈说我已经发育好了。她自己十五岁进已经生下我了呀!”
  阿真虽然这么说,但是我仍然觉得很说不过去。于是我对她说:“阿真,我帮忙你家,并不一定要求有什么报答的,你还是穿好衣服回去吧!”
  “方叔叔,你还是做我吧!我一见到你,就已经喜欢让你玩了,我是心甘情愿的。再说,妈已经收下你的钱,我是应该服侍你的,如果你不要我,妈也会因为是我怠慢你呀!”阿真说着,又要脱衣了。
  我连忙阻止她道:“阿真,你帮我打个电话到你家去,我有话和你母亲说。”
  阿真道:“你不用多说了。妈还吩咐我今晚在你这里过夜,服侍你一个晚上哩!”
  我说道:“阿真,你肯献身于我,我当然求之不得的,但是我一定要和你母亲通过电话,才肯跟你上床的,你快帮我打电话吧!”
  阿真无可奈何,祇好替我拨通她家的电话。我对许太太委婉